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中日韩教科书中的历史

文化 sean 3077℃ 0评论

000054028_piclink

当中国共产党率领的八路军1937年开进武乡县时,他们的一名指挥官要求看一下村里学堂的课本。当时只有9岁的肖江河(音译)依稀记得,那位指挥官对他读的书不太赞同。如今87岁高龄、又高又瘦而且左眼患有白内障的肖江河回忆起那位军官的结论:“他说:‘这些都是老书。你们应该读一些关于抗日的新书,唱抗日歌曲。’”

八路军火速挺进位于华北山西省的武乡县,是为了袭扰一支行进中的日军部队,后来这支部队在平型关战役(Battle of Pingxing Pass)中被八路军击溃。八路军指挥官抽时间视察肖江河所在的学校,这表明中共很重视教科书的力量。同任何其他地方的胜利者一样,直至今日,中共一直在编写自己版本的历史——同时抹去对手的表述。

教科书与爱国纪念活动,仍是日本与中韩两国相互对立的民族主义之间新冲突的中心话题。在日本20世纪上半叶发动的军事扩张中,中国和朝鲜半岛深受其害。

虽然许多日本教科书承认日本帝国陆军二战期间所犯下的种种暴行,但它们通常只做简述或者把关键细节隐藏在脚注里。然而,尽管这些教科书存在种种缺陷,至少日本右翼民族主义者与和平主义者之间还在激烈而持续地争论这些问题。

在中国,没有这样的争论,执政的中共对历史及其解释保持了垄断。“中国当局需要民众憎恨日本,”异见历史学家章立凡说。“像我们这类的政权必须有一个假想敌,”他补充道。“他们利用它将民众团结在执政党周围,好像敌人可能随时入侵我们一样。”

而韩国的民族主义被深切的受害者意识驱动,而且朝鲜半岛的持续分裂(受中国支持、信奉共产主义的朝鲜,以及受美国保护、实行资本主义的韩国)也使这种民族主义更加复杂化。朝鲜和韩国在19世纪及20世纪初曾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先名朝鲜国,后名大韩帝国),这个国家就像是亚洲的波兰,周围比它大得多的强国在历史上的不同时期将其当作附庸国,甚至完全吞并。

这些复杂的动向以及中国经济的崛起让人们感觉到,随着相互敌对的民族主义以有害的方式相互助推,如今这一地区的历史变得比过去数年更鲜活,也更危险。“中日韩三国都处在民族主义的高潮期,”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教授Sohn Yeol说。

尖阁列岛(Senkaku)——中国称钓鱼岛——处于日本控制之下,但中国也主张对其拥有主权,这是两国间最大的潜在冲突点。当2012年日本政府从私人所有者手中购买钓鱼岛、将其“国有化”时,中国各地都爆发了激烈的抗议活动。

现在,中韩两国官员正在警惕地等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纪念日本二战投降70周年发表演讲时会作何言论,他的演讲将吸引广泛的报道。安倍希望日本成为一个骄傲且“正常的”国家,不再受投降历史的羁绊,因此中韩官员并不相信这位民族主义首相会“明确而毫不含糊地”重申之前政府对日本战时行为作出的道歉。而做不到这一点至少将使日本与邻国双边关系缓和的进程受挫。

安倍的幕僚圈发出的信号是,他将重述过去日本道歉中的关键词语,包括提及日本的“侵略”,但会试图将其放在时代背景之下,以一种更有利于民族主义表述的方式表达。“(安倍)一直非常不情愿,支支吾吾不愿提及日本的错误,”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New Frontier Party)的金宗埙(Kim Jong-hoon)说,“他试图粉饰罪行。我们对安倍改变自己的观点几乎不抱希望。”

最近日本国内关于修改教科书、淡化战时历史的争论,在北京和首尔都引起了警惕。中韩两国还照惯例谴责日本政客参拜位于东京的靖国神社(Yasukuni shrine),后者供奉着日本的战争死难者,包括一些被判犯有战争罪的战犯。

“教科书的问题是我们之间更广泛历史问题中的一个,这一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Sohn Yeol教授说,“我们铭记着日本的压迫,中国人也是如此。但日本人倾向于将那段历史美化为(他们的)现代化时期。三个国家对同一段历史各有不同的解释。”

不论是否合理,中国和韩国不断的批评都使普通日本人厌倦了为日本的战时暴行道歉。

“日本已经道过歉,”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亚洲问题专家杜赞奇(Prasenjit Duara)说,“最重要的一次是时任首相村山富市(Tomiichi Murayama) 1994年8月作出的,那是真正的道歉。但问题在于他们(政客)继续参拜靖国神社。所以,问题远未解决。”

日本年轻一代正渐渐变得更加倾向民族主义,他们感觉自己不应再因为祖辈所犯罪行而受到恫吓,这种感觉可以理解。中国年轻人中同样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表明,亚洲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正被牢牢地卡在一条可能会导致冲突的轨道上。

但对于这样的预测有一条重要的补充提示:很多日本人仍将日本战后的和平主义视为强大自豪感的来源。今年夏天,他们抗议安倍重新解释宪法以允许日本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这些抗议就体现了他们的信念。

转载请注明:极速pk10ipad_信誉网_开奖历史|40° » 中日韩教科书中的历史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